欢迎访问:亚洲情色,狠狠干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城郊有个狐狸精

城郊有个狐狸精

午夜,乌云当空,半盏新月半遮半掩的隐在云后,往日清冷的月华在今夜却显得有些诡异阴森o

乱葬岗上雾气飘渺,微寒的夜风中,星星点点的幽绿磷火在坟头间飘荡起伏,照亮了周围淅淅沥沥的灌木丛o

黑红色的灌木似已干枯,树身上有如血管般扭曲的暗红色藤条紧紧缠绕,好似一条条狰狞可怖的水蛭正在一刻不停的吸吮着树血o

“沙沙”

干枯的草地上传来若隐若无的脚步声,雾气中,一个身着青白儒衫,背着书箱的年轻书生,正提着灯笼行色匆匆的朝乱葬岗走了过来o

书生二十上下,身材挺拔,面貌清秀而俊逸,只是脸色苍白,头发稍有些凌乱,神色中更是透着淡淡的疲惫,显然这一路走来并不轻松o

“呜”一阵夜风吹来,书生打了个冷战,手中灯笼中的暗淡火苗也跟着颤了颤,他连忙停下脚步,伸出手臂用宽大的衣袖护住灯笼,以免烛火被夜风吹灭o

等夜风过去,书生才轻了口气,抬起手臂,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,放眼打量周围o

可这一眼看去,他却不由得心惊肉跳o

这是什么地方?阴森的雾气,幽幽的磷火,诡异的灌木枯藤,林立的坟头,破碎的墓碑

这一切透着股诡异的惊悚,似乎不知在什么时候,自己已经一步踏入了冥土o

书生心中惊惧,左顾右盼了好一阵儿,这才咬牙深吸了口冷气,强打起精神,举着灯笼,战战兢兢的迈步朝前走去o

“呱!”

突然,夜空中传来一声诡异的尖叫声,紧接着一只乌黑的夜鹰扑棱棱的飞起,朝远处飞快的遁去o

书生吓了一跳,猛得止步,惊恐的朝周围打量,好一阵后,终于确定并无不妥,他这才颤巍巍的继续迈步朝前走去o

可就在他刚迈出一条腿时,身后草丛中突然传出一阵“沙沙”的轻响声,书生浑身僵住,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缓缓滴落,不等他壮起胆子转头看去,就见一个巨大的黑幽幽的影子从身后蔓延而来,仿若一只庞大的怪兽正在他身后缓缓的直起身子o

书生惊惧万分,身体颤得像是抖筛子般,上下牙齿咯哒咯哒直碰,看着脚下阴影越来越大,越来越近,他的眼睛猛得睁大,似乎要爆出来一样o

很快,草丛中沙沙的响声越来越近,似乎那怪兽正朝着书生缓缓走来,他再也忍不住了,也不知从身体里哪个角落中突然涌出了一股力量,他猛得大叫一声,抬腿就朝前冲去o

但也不知是他时运不济,还是心神不定,以至于连手脚都不听使唤,书生才刚跑了两步,脚下就是一绊,“啪”的一声扑倒在地,连手中灯笼都被甩了出去o

“呃!”书生闷哼一声,整个人趴在地上,一时竟无力起身o

抬头看去,那阴影却越来越近,书生惶恐的转身,以手撑地,臀部用力,一边倒退着躲避身后阴影,一边紧闭双目,不敢睁眼去看o

“别吃我,别吃我,我不好吃,我不好吃”书生两眼紧闭,嘴里无语伦次的哀求着,额头冷汗直冒o

“吱!”就在书生惊惧万分之时,身前传来一声轻脆的鸣叫声o

书生愣了一下,整个人都僵住,随后小心而警惕的眯眼看去,就见身前不远处,一只尖脸圆耳,尾巴蓬松,只有一尺多大的毛色雪白的狐狸,正歪着脑袋好奇的看着他o

书生眨了眨眼,呆呆的看着那白狐o

那白狐也是奇怪,似乎不怕人似的,见书生看着自己,它也盯着书生,眼中好似也透着股好奇o

一人一狐竟然对视了足足半柱香的时间,谁都没动o

“呼!”终于,还是书生先反应过来,长了口气后,整个人像团烂泥般的软在地上,同时抬起手一边拍着胸脯,一边满脸庆幸的自言自语:“吓死我了,幸好不是妖怪,也不是鬼!”

书生喃喃自语几句,扭头看去,不远处的地上,灯笼中烛火暗淡,似乎就要熄灭o他连忙强撑起身,爬过去捡起灯笼,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,挑了挑烛火,见火光稳定下来,他才松了口气,抹了把额头冷汗,转身朝白狐看去o

想到之前丢脸模样,他大为羞恼,举起灯笼朝白狐来回摆动,嘴里骂道:“死狐狸,滚开,快滚开o”

白狐被灯笼中火光吓了一跳,整个身体猛得朝后弹去,月光下,一身银白色的长毛如刺猬般的炸了起来o

等它回过神,原本好奇的眼神猛得一变,变得森冷而狰狞,狠狠的盯着书生,与此同时它整个身体半伏在地上,像是一只嗜血的凶兽般咧开长嘴,露出两排森白的滴着口水的獠牙,喉咙中更是发出骇人的“呜呜”闷吼声o

书生举着灯笼的手一僵,看着原本还算可爱的白狐突然变得狰狞,特别是竖起的瞳孔中透着冰冷和嗜血,他猛得打了个哆嗦,一时间竟不敢靠前,更不敢再用灯笼驱赶o

好在他身材高大,而白狐身长不过一尺有余,见他未动,白狐倒也没有主动进攻o

这一人一狐竟然就这么对峙了起来o

好一会儿,就在书生胳膊开始发麻时,那白狐的鼻子忽然轻轻耸动一下,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,它犹豫了一下,咧嘴朝书生恐吓似的又轻吼了一声,然后一扭身朝不远处跑去,眨眼间就消失在草丛中o

“呼!吓死我了!”白狐一走,书生马上松了口气,只觉浑身无力,扑通一下坐在地上,抬起袖口用力的擦了擦头上冷汗o

“真邪门儿!”他啧啧两句,突然笑了起来,一边笑,一边摇头:“嘿, 先生早就教过,子不语怪力乱神,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妖魔鬼怪嘛o看来先生说我阅历不够,需要历练,还真是没错o被一只小狐狸都吓得不敢动了,真是丢脸,好在没人看到,否则非得被笑死不可o”

书生摇头笑了一会儿,从身后书箱里取出水壶,大口的灌了几口,站起身收拾好东西,准备继续赶路o

就在这时,他身边不远处突然传出一声娇笑:“公子,你很怕鬼吗?”

书生愣了一下,身体仿佛僵住了似的,费了好大力气才扭动脖子看去o就见一个身着白衣,发髻高耸,衣袂飘飘,细腰长腿,风姿绰约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身边,距离近得都能从对方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o

书生愣愣的与女子对视一会,女子一开始还很大方的与他对视,可慢慢的,好似被看得不好意思般,娇羞的低下了头,抬起一只白玉似的小手轻掠云鬓,娇嗔道:“公子,你这般看奴家,好生失礼啊!”

可书生听而不闻,两眼发直,似乎看呆了一样,就在女子脸色发红,准备再次开口时,书生却突然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:“鬼啊!”

两个字刚一喊出来,就见他两眼一翻,整个人直直的朝后倒去,竟然被吓晕了过去o

他这一嗓子真是惊天地,泣鬼神,本来安静死寂的乱葬岗,被他这一嗓子竟然给喊活了,不知在哪儿夜眠的大群飞鸟扑棱棱飞起,低矮的草丛中,兔子,田鼠之类的小动物更是四处乱窜,说是鸡飞狗跳也不为过o

而那女子因为距离书生很近,更是被吓脸色一阵发白,连连退了几步才站稳o

“你”等女子回过神来,脸上露出嗔怒之色,可生已经晕倒在地,她不由愣住,随后眼睛一转,似乎想通了什么,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摇摇头朝书生缓步走了过去o



狭小的庙宇中破败不堪,墙角推着几块破砖碎瓦,地面上长杂草丛生,庙宇中间内台上立着一尊灰蒙蒙的,看不清面容的泥塑神像,神相上挂满了蜘蛛网和灰尘o

破庙一侧,坏了一半的窗棱随着夜风吱嘎直响,供台上本应燃香的香炉里,此时却插着一根白色蜡烛,随着夜风吹拂,蜡烛上丝丝轻烟缭绕升起,伴着呼呼的夜风声,显得既诡异又阴森o

不知过了多久,书生昏昏沉沉的转醒,刚撑开眼皮,就见一张娇媚幽怨的玉面正在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,他怔了怔,一时没反应过来o

“好美啊!”书生失神轻叹o

话一出口,他一下子回过神,啊的一声惊叫,就要爬起身逃窜o

美人早有准备似的,不等书生起身,就伸出一只玉手按住书生胸膛:“公子莫怕,奴家不是坏人o”

女子声音似呢喃酥软软,透着淡淡幽香,一只纤纤玉手按在胸口处,更是引人遐想,但书生却似会无感觉,只是神色惊惶,分明一个柔弱的女子,可仅一只手按下来,就好似一座大山似的,令他无法起身,真是奇也怪哉o

试着挣扎一下,本以为会有些阻碍,可不想那女子却手一抬,不再阻拦o

书生一愣,两眼看着女子,颤声问道:“你,你到底是人是鬼?”

女子轻叹一声,腰肢盈盈,在书生身旁缓缓坐下,露出窈窕腰肢,脸上却泫然欲泣:“实不相瞒,奴家乃一只修炼千年的狐仙,如今大道虽成,但奴家不愿意为仙,只想”

她欲言又止的看着书生,吞吞吐吐o

书生这时渐渐稳住了心神,看着女子光洁的小脸,不由疑惑问道:“只想只想如何?”

女子楚楚可怜的抬头,两眼望向庙外夜空,口中呢喃道:“奴家只想,只想入红尘历练一番,见识一下人间胜景,世俗繁华,也算是不枉此生了o”

说到这里,她转过头,眼中露出恳求之意:“不知公子可否成全奴家?”

书生眉头微皱,不解的问道:“入红尘不是只要下山即可吗?成全?学生该如何成全你?”

狐女轻笑一声,主动靠在了书生怀里,凑到书生耳旁吐气如兰:“奴家不懂人世间的规矩,恐露出马脚,招来降妖的法师,到那时,恐奴家要遭遇杀身之祸,千年道行毁于一旦o”

被她往身上一靠,书生身子一僵,嗅着对方幽幽的体香,他不由喉咙轻动,轻咳一声,才干哑着嗓子颤声道:“那,那我也没办法啊?”

见他如此形状,狐女嘴角轻挑,眼睛眯成两道月牙,娇媚的白了书生一眼,身子在他怀里扭了扭,娇嗔道:“公子,何必装傻?”

“装傻?”书生怔了下o

狐女轻笑,脉脉的注视着书生双眼,眼中露出一丝羞怯,娇声道:“若公子把我带在身边,教我世间人情规矩,可不就是帮奴家了吗?”

“啊?”书生听了,连忙摇头:“不行不行,我还要进京赶考呢o”

“公子”狐女娇媚的声音拉得老长,身子像没了骨头般在书生怀里轻轻扭动,引得书生口干舌燥o

书生吃不住,一瞬间感觉自己骨头也跟着软了,脸上更是露出声授魂销的表情o

狐女抿嘴一笑,一双小手拉着他的胳膊轻摇,同时娇嗲道:“公子,您就帮帮人家嘛,奴家愿意为奴为婢,侍奉公子左右,只要公子不嫌弃,奴家全凭公子做主o”

说到这里,狐女娇羞的垂下头,微前一靠,贴在了书生胸口o

书生听闻这话,双眼猛得放亮,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似的,当下打蛇上棍的一把揽住美人窈窕主腰肢,志得意满的道:“哎呀,小生最不忍让美人失望了,你若愿意追随,我必然不会亏待你o”

一边说着,书生手脚已经开始不老实了,摸索着朝狐女衣服里探去o

狐女咯咯轻笑,娇媚的白了书生一眼,半推半就的扭动腰肢,对他的恶手也不躲避o

书生也不强来,大手朝她衣里探索,嘴上却轻笑着夸口:“小生家有薄财,若姑娘愿委身于我,我必倾其所有,博美人一笑o”

狐女眼睛一亮,身子也不扭了,任由书生大手使坏,同时目送秋波:“此言当真?”

书生嘿嘿一笑:“当然,你放心,我从不骗人,只要你真心跟随,小生必不负你o”

狐女嫣然一笑:“那”

她一个字刚刚出口,就听“呼”的一声,一只乌漆漆的铁棒槌突然从天而至,“当”的一声敲在她头上o

狐女根本不及反应,只觉眼前一黑,紧接着两眼翻白,晕倒在书生怀里o

“柳随风,你假公济私,揩人家姑娘的油,回去之后,我一定禀报防御使大人!”随着狐女晕倒,一个银铃般轻脆的声音从书生身后传来o

书生扭头看去,就见一个少女正气呼呼的瞪着自己o

此女面如皎月,明眸皓齿,肌肤如玉,五官精致如画,特别是那对眸子,漆黑纯净的如同天上星辰,此时眼中虽然带着怒色,但却毫无戾气,反而显得灵动可爱o

她年纪不大,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,身上的衣装也很古怪,非女子裙装,亦非男子袍服,反与捕快官服有所相似,只不过相比起来更加规整平顺些,蓝黑相交,衣袖分明,借着月光,能看到领口处有银线绣成的七星北斗在微微闪烁,显然有所隐喻o

少女突兀出现,扮做书生的柳随风却并不意外,伸手在狐女衣服里又狠狠摸了一把,这才留恋不舍似的收回大手,朝少女嘿嘿干笑:“哎呀,瑶光,你别误会嘛,我只是好奇她是不是真的狐仙,看她有没有尾巴,验证一下嘛,我这可完全是一片公心啊,都是为了办案嘛o”

瑶光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,不屑的斜睨柳随风,气哼哼道:“少逛我!你这家伙最好色啦!这一路执行公务,都是本姑娘出力o你呢?一路逍遥自在,不务正业!我说这一次当地官府禀报此间有狐仙出没,你就主动请缨、以身作饵呢,果然不怀好意o哼,登徒子!”

柳随风被她聒噪的一脸无奈,只好装作听不到,起身抱着狐女四下张望几眼,朝着点了蜡烛的供桌走去o

少女大恨,快走几步拦住柳随风:“你别忘了,我们可是北斗司公员,堂堂朝廷命官啊!你还想干嘛?”

“哎呀,我说瑶光,至于吗就算我再不靠谱,还能当着你面非礼人家?”柳随风哭笑不得:“赶紧让开,我把她放桌上,一会儿好审问o”

瑶光半信半疑的躲开,柳随风摇头苦笑,将狐女放在供桌上,上下打量几眼,突然伸手开始解狐女的衣服o

一旁瑶光一急,狠狠的拍开柳随风的手:“你干嘛?”

柳随风讪笑一声:“我这不是好奇嘛,我柳随风身为北斗司军巡判官,平生所抓装神弄者无数,还没遇到过真正的妖狐鬼怪呢,我瞧瞧,她究竟长尾巴了没有?”



说完,柳随风又要伸手,拉向狐女腰带o

“混蛋,无耻!”瑶光大怒,抬手就是一拳打向柳随风面门o

好在柳随风反应飞快,瑶光刚一抬手,他就已经放开了刚刚掀起的衣角,举掌相迎,砰的一声,拳掌相交o

别看柳随风是个男人,个头也比瑶光高不少,但对上身材娇小的瑶光却并不占上风,就算他早有准备,也被打得退后一步o

眼看瑶光还不解气,柳随风连忙摆手:“停,停,我说瑶光,你够了啊!这狐妖在京畿附近作案多起,受害者都不清楚自己是怎样被迷惑的,我猜她身上一定有什么**的药物,色诱不成就下药,不检查一下怎么成o你还真以为我想占便宜啊?”

瑶光冷笑:“是吗?本姑娘不是女人吗?就算要查,难道不能让我来动手?”

虽然瑶光一脸不信任的模样,但却也就势停手,再没纠缠o

柳随风愣了下,脸上露出一丝尴尬,不过他眼睛一转,又假装苦笑,摇晃着手腕,一副痛苦的模样:“嘿,你这一身怪力,真是”

“转移话题!怎么,心虚了吧?”瑶光不屑冷笑o

就在二人斗嘴时,桌上狐女其实已经醒过来了,不过她也是个机灵的,没急着马上睁眼,而是闭着眼睛听着二人说话,同时等待机会o

机会很快来了,一阵夜风吹来,门板突然咔嚓一声轻响,啪的一声倒在地上o

“什么人?”柳随风和瑶光同时转头看去,眼露警惕o

趁此机会,狐女果断出手,一抬手打翻烛台,同时腾身而起,如同一缕轻烟般飘到窗口,翻身遁逃o

柳随风脸色一变,马上转身追了上去,口中急道:“快追,别让她跑了o”

瑶光怔了一怔,气得跺脚,可刚要追上去,一低眼,发现烛台翻倒后,一丝火苗已经点燃了地上干草,她不由大急,此时正值夏末,草木已露枯黄,在这种荒山野岭里,若一不小心很容易引发山火o她顾不得追上去,而是先上前灭火,好在只是刚露出苗头,很快就被她把火苗踩灭,这才恨恨的咬牙追了出去o

夜黑风高,狐女如同化身尘烟,出了破庙后,七扭八拐很快失了踪迹o

等瑶光追出来时,远远看见柳随风正站在一棵树下东张西望,不由快步上前,恨恨的道:“跑哪去了?你真没用,这么快就跟丢了?”

柳随风嘿嘿一笑:“跑?往哪儿跑?”

他眯着眼,耸了耸鼻子,抬手往一个方向一指:“这边o”

话一说完,柳随风当先施展轻功追去o

瑶光连忙跟上,边跑边鄙视柳随风:“你这鼻子,怎么跟狗似的?”

柳随风一头黑线,扭头白了她一眼,哼道:“会不会说话啊你?这叫跟踪术o再说,要不是之前你给我捣乱,能让她跑了?”

瑶光咬牙怒瞪柳随风:“姓柳的,你还敢怪我?要不是你想占她便宜,能让她逃了?今天要是追不回来”

“唉,知道啦,知道啦,向防御使大人告状嘛!”柳随风一脸无奈o

“哼!你”瑶光冷哼一声,刚要说话,柳随风突然脸色一正:“在前面,快,别让她再跑了o”

瑶光顺着柳随风目光看去,就见白衣狐女的身影一闪而过,眼看就要隐没在一个坟头后面,就在这时,柳随风屈指一弹,一粒石子激射而出,正中狐女的足踝,狐女哎哟一声,一个骨碌翻倒在地,向前滚了几滚,在坟头后面消失了o

“咦?”柳随风一惊,停住脚步惊讶地望去o

“又让她跑了?”瑶光看了眼,就要冲过去o

柳随风连忙拉住她:“别急,你看o”

“砰!”坟头上青烟一闪,一只白色狐狸站在坟头上,月色下,一对狐眼透着幽光,直直的看着二人,眼中似乎透着股傲然之色o

看着这古怪的白狐,柳随风二人对视一眼,都有些惊疑不定o

这时,白狐嘴巴突然张合,竟发出了人声,只是声音有些尖锐刺耳:“尔等凡人,竟然敢如此羞辱本狐仙,还不快快叩首求饶,难道要等本狐仙发怒吗?”

柳随风警惕地看着狐狸,眼神微微扫动,似乎想找出她化狐的奥秘o

瑶光却是皱眉,目光一垂,借着月光,隐约看到坟前墓碑后面一角白色衣角,她不动声色,微微挪动脚步,再看去,她差点没笑出声来,原来那之前逃跑的狐女正蹲在墓碑后面,一手捂着肚子,一手掐着喉咙,正在怪声怪气的说话:“凡人,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,马上跪下给本仙赔罪,否则”

“狐大仙,别装啦,你的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啦!”瑶光咯咯直笑o

“什么?”坟头的狐狸嘴巴开合,似乎不解o

瑶光轻哼一声,也不答话,突然纵身上前,一掌拍倒墓碑o

墓碑倒下,坟头的狐狸浑身毛都炸起来了,转身就跑,眨眼间溜得不见踪影o

而墓碑倒下,蹲在后面的狐女也暴露出来,惊愕地看着瑶光和柳随风o

“无知小贼,不过是豢养了只狐狸,又学了一手腹语,便在这里装神弄鬼的谋害路人夺取钱财,诳称狐仙欺瞒无知乡民贡献财物,简直是胆大包天,罪该万死o”瑶光冷笑o

狐女大惊,起身就要逃走,可柳随风早盯着她,她刚一动身,柳随风就已先一步拦住了狐女退路o

“美人儿,别急着走嘛!”柳随风轻笑o

狐女被瑶光讥讽的眼神看着,又被柳随风调戏,不由恨得咬牙切齿,原本娇媚的脸也变得狰狞o

她眼中凶光闪动,看着二人位置,马上明白自己再不能像之前一样轻易逃走了,但若让她就此束手就缚却也不甘o她虽恨柳随风调戏轻薄,但看着月下瑶光皎洁如玉的美貌,心里却更为嫉恨,而且瑶光毕竟是女子,就算有些武艺在身,恐怕也要稍弱一筹o

心中有了计较,狐女也不理柳随风,趁着不远处一只夜鸦怪叫时,她猛得窜起身形,朝瑶光狠狠扑去o

“来得好!”瑶光哪知狐女心里把她当成了软柿子来捏,也不多想,轻喝一声,拎起棒槌“呼”的一声就抡了过去o

狐女吓了一跳,她真没想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姑娘,使的兵器竟然如此沉重,而且看她轮起来虎虎生风的模样,显然游刃有余o

这是何等怪力!

之前在破庙里被打晕后,狐女还以为对方用的是随手捡的棍子,再或者只是个空心货,用来吓人,直到现在才知道,原来自己之前竟是被这个铁棒槌打晕的o

“真是个怪物!”狐女心里暗骂,同时隐隐后怕,好在对方存了生擒自己的打算,否则被这么重的兵器打在头顶

想到这里,狐女打了个冷战,哪敢硬拦,当下闪身躲避,与瑶光游斗起来o

好在她身法轻盈,而且习惯了夜间活动,对这里地形也很熟悉,一旦下定决心游斗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一时间瑶光还真捉不住她o

不远处,柳随风笑吟吟的看着二人相斗,也不急着上前,只远远的站着瞧热闹,见瑶光一副非要用棒槌把狐女砸倒的模样,不由啧嘴喊道:“喂,瑶光,你出手别那么重嘛,有话好好说啊,别把美人打坏啦!”



瑶光久战不下,本就有些心急,此时再一听柳随风聒噪,当下大怒,抬手朝狐女射出一支蝶镖o

好在狐女轻功出众,又足够警觉,一见瑶光手探进腰间镖囊,想也不想就朝一旁闪避,只是月光朦胧,而且瑶光出手突然,虽然勉强躲开,但仍被暗器划过手臂衣袖,就听“嗤”的一声,一块衣角被暗器撕破,飘然而落o

狐女脸色大变,身形急退,额头冷汗潸潸,那边柳随风却是不满瑶光使出暗器,起哄似的叫唤道:“哎呀,瑶光你可千万不要动暗器呀!这要是伤了美人儿的脸面可怎么得了?”

瑶光气极败坏,朝柳随风大骂道:“柳随风,你这个大混蛋,再捣乱我连你一起打o”

“咦?胆子不小,别忘了,我可是你上司,居然这么对我说话!小心我扣你的俸禄!”柳随风一脸不乐意o

“嗖”的一声,一声飞镖飞射向柳随风脑袋,柳随风吓得一机灵,好在及时低头,躲过飞镖,飞镖射在柳随风身后树上,发出嗡嗡的轻响o

“呀,你好大胆”柳随风跳脚,不过看到瑶光一副吃人的目光,连忙又闭上嘴巴o

瑶光冷哼一声,不再理他,而是认真的攻向狐女o

狐女本来一心对敌,以身法游斗瑶光,倒也不落下风,可柳随风说了几句话后,她突然想起,原来身后还有一个敌人,如此一来,她不由就有些分心o

以武功论,本来她就逊色瑶光一筹,只占了熟悉环境的优势,此时微一分心,马上就落入下风,没几招工夫,就差点被铁棒槌砸中脑袋o

狐女吓出一身冷汗,要真被这东西砸在脑袋上,恐怕脑袋都要被打碎了吧?

不过虽然铁棒槌没砸中她,但带起的劲风却刮落了狐女脸上的一张面具,露出了狐女的真容o

不但眉眼叼斜,鼻梁平榻,而且她两只又圆又粗的鼻孔还朝天翻起,隐隐似乎能看到有黑色的鼻毛从中龇出,她左边脸上黑黝黝一片,竟是一块巴掌大的黑痣,痣上还长着两根长毛,倒是右边脸颊还算平滑,只是毛孔粗大,细看之下,竟然布满了坑坑洼洼的麻子o

若说之前的狐女妖冶而妩媚,虽说不上国色天香,但也算是容貌出色o可此时她露出的真容,却是今人惨不忍睹o

瑶光打起架来可不论美丑,倒没在意,仍然不停的抡动手中铁棒槌,可那边柳随风看到狐女真面目却惊呆了,指着狐女,满脸的不敢置信:“你你你你居然”

一句话没说完,柳随风就已经扶着身旁树干,开始不停干呕o

狐女看到面具飞起,怔了下,飞退几步躲避瑶光攻击,抬手一摸脸,瞬间明白过来,不由恼羞成怒,咬牙切齿的看着瑶光,眼中露出怨毒之色,出手也变得更加狠辣,怒吼道:“我要你的命!”

瑶光手上不停,听了却直撇嘴,轻哼道:“丑八怪,有本事就来杀我o”

狐女脸色变得狰狞可怖,眼中怨毒之色仿若实质o

其实也不怪她愤怒,毕竟是女人嘛,哪有不爱美的?

本来长得就难看,为了掩饰才费尽心思弄了张面具遮丑,眼下暴露出真面目不说,还被人当面嘲笑,特别是嘲笑她的还同样是一个女人,而且看看人家那容貌,沉鱼落雁有些夸张,但至少也算得上称得上明眸皓齿,剔透玲珑!

这是什么?这简直就是一个爆击再加上弱点伤害的双连击啊!

在这种双重摧残之下,换成是谁都得发疯啊!

狐女这一发疯不要紧,直接就开始拼命了o

不过不像一般人拼命,都是为了取对方性命,狐女不同,她现在只有一个目的——就算拼了性命,也要把对方那张漂亮脸蛋给毁了o

此时的狐女已经被刺激的失去了理智,她现在一门心思就是要给瑶光毁容——让你骂我丑八怪!让你美!

她这一拼命,瑶光也吓了一跳,狐女是女人,瑶光同样也是女人啊,交手没几招瑶光就明白了对方意思,好啊,你自己长得丑,还见不得别人好看啊

瑶光气坏了,但不得不说,狐女这招儿还真管用,一时之间竟把瑶光压制住了o

不是瑶光武功不行,也不是被对方拼命的气势震慑住了,实在是瑶光心里有些怯了o

要说以瑶光傻大胆的脾气,她还真不怕死,不过不怕死,不代表不怕毁容o她的想法也不出奇:咱长的美美哒,谁愿意跟你个丑八怪拼命啊就算一棒子把你砸死了,可一不小心真被弄毁容了,到时候上哪儿哭去啊?别人的命哪有自己的漂亮脸蛋重要啊!

她心中一有了这种想法,不免就有了怯意,打斗起来也开始变得畏手畏脚,再没了之前的大开大合,无所畏惧,一时间落入了下风倒也并不奇怪o

这时柳随风也呕习惯了,抬眼一看,马上明白瑶光的顾忌了,心里不由暗笑,但他也真不敢再看热闹了,不怕意外就怕万一啊,万一瑶光真被对方在脸上划一下

想到这里,他身形一动,像是一支被射出的飞矢般,猛得冲入场中,挡在了瑶光身前o

就见他先是猛吸口气,然后朝狐女“啊”的一声大吼o

伴着柳随风的吼声,乱葬岗上雾气轰的一下朝四周飞散,就见磷火飘飞,巨大的声浪肉眼可见,眨眼间枝摇树动,草叶纷飞o

狐女哪想到他会有这种招数?一时不防,竟被吼声震飞出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,耳鼻沁血o

狐女跌倒在地,惊恐的看着柳随风:“你,你这是佛门大狮子吼,还是道家风雷咒?”

柳随风长吸口气,站稳身形,拍了拍衣服,傲然站立,悠然道:“学生熟读圣贤书,这吼声自然是胸中一口浩然正气所化的咆哮神功o”

瑶光翻了个白眼,走过去推开柳随风,从腰间摘下北斗司专用的锁拿器械,将装狐仙的歹人锁住,然后回头看着柳随风,调侃他道:“这回你怎么不怜香惜玉了?”

柳随风嘴角抽了抽,一脸痛心疾首的叹息:“唉,化妆后的女人,真是坑人啊!我终于彻悟了!”

“彻悟了什么?”瑶光好奇o

“只有素颜,才是王道!”柳随风仰天长叹,一脸看破世情的萧瑟o

瑶光扑哧一笑:“哈,你终于大彻大悟了吧?像本姑娘这种清汤挂面的女孩,才是真美女呢o”

看着瑶光一脸得意的模样,柳随风不屑的乜了她一眼:“就你?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,过几年再说自己是美女吧!”

瑶光最烦别人说自己小,不由瞪眼嗔怒:“柳随风”

一边说着,瑶光一边摇晃手中铁棒槌,似乎一言不合就要赏他一棒槌o

柳随风不由缩头,干笑了两声,眼神一转,看到一旁被制住垂头丧气的狐女,马上转移话题:“哎呀,这天儿还真有点冷,咱快走吧,早点回去销案,你也算是出师了,我也能轻松啦o”

瑶光微一撇嘴,眼中露出得意之色,推了狐女一把:“走吧,还发什么愣?”

狐女不忿的看了瑶光一眼,又求助的朝柳随风看去,可惜柳随风已经当前一步走开,根本没理会她的眼神o

冷月如霜,照着乱葬岗上森森白骨,反射出阴冷的光辉,但柳随风和瑶光二人却丝毫不以为意,一路说笑,押着狐女渐渐远去o
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鬼府淫事 下一篇:幸福就好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